奋进70年丨口述历史:永不褪色的橄榄绿

点击量:270   2020-08-10   【 】   【 打印 】   【 关闭

二局一公司党委书记  刘朝帅

1992年,我们一行二十一名复员军人被分配到铁二局一处工作。来县城接我们的干部说我们要去珠海项目队。珠海,美丽的沿海城市,是我国四个开放特区之一。听说之后,我们着实兴奋不已,那位同志又说:我们单位是从事建筑施工的,上班挺辛苦,你们可要有思想准备。我们心想,我们二十一人可是从一百多名退伍军人里挑选出来的。这次铁路来咱县要人,县安置办可是经过多次挑选、考查才定出来的人选。肯定单位不会错,要么卡得这么严?

怀着激动的心情,我们乘了两天车到达广州,然后转乘开往珠海的客轮。一大早,船停了下来。“到了,到了。”接我们的同志说:“把行李拿好,下船。”从船上下来走了两分多钟。停下后,眼前除了一望无际的甘蔗林外,就是一幢幢挨着的石棉瓦房。“这就是大桥项目队。”什么?真不相信这话是从接我们的那位同志嘴里说出来的,更不敢想眼前的一切就是让我们向往的珠海。

休息了一天,队上为我们开了一个欢迎会。会上,单位的领导说了许多热情的话,但那一刻,我们脑子里全是简陋的工棚和艰苦的工作环境,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。失望的心情只能用无言的沉闷来发泄。我们被分作钢筋工、电焊工、修理工。想着明天就要上班了,面对这些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工作,愁闷极了。

两天的工作下来,这里的工作环境,与我们想象中的特区生活没有一点联系。下班时,大家不约而同地说,不干了,回家。于是,下午就登上开往广州的客轮。到广州二局联络处准备购车票时,碰着处党委书记郑建中同志。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问我们到广州办什么事。我们想反正就要回家的,就把几天来的苦闷全掏了出来,发了一肚子怨气。

书记听完后没有责怪我们,而是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对我们说:“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,现实的工作环境与你们想象中的工作差别是很大,有点怨气和想法都是很正常的。只是当逃兵就不对了。部队出来的战士应该是在任何艰苦的环境中和条件下都能拼搏的。你们想,如果没有咱们这些施工者,怎么会有繁华的特区,没有铁路工人,怎么会有载着奔驰列车的铁路?虽说筑路岗位平凡,生活条件艰苦,但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出伟大的业绩,这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。你们曾经扛过枪,是部队的优秀士兵,到了铁路要把部队铁的纪律,敢打敢拼的精神带到铁路里,要在工作中敢打敢拼才对。”

短短一番话,让我们觉得浑身难受。是的,逃兵,这意味着失败与软弱。书记的话,让我们想起部队首长在我们要离开军营时对我们说的那句话:“你们复员到地方工作,要发扬部队的优良传统,通过自己的工作表现让地方的同志说 ‘当兵的,真不错。’这样你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。”今天我们当了逃兵,难道真是一个弱者,一个失败者吗?不是,绝对不是。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们决定回单位,去干,去拼。

当晚,队领导知道我们回来后,叫炊事班的同志为我们做了可口的饭菜,也没责怪我们,而是像亲人一样关心照顾我们,给我们讲筑路人战成昆、抢湘黔的动人事迹,讲筑路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。听着听着,我们流下了惭愧的泪水。那一刻我们立下一个志愿,决心要在铁路建设事业上实现自己的理想,实现自我价值。

当时,项目队承建的鸡啼门大桥在沿海施工,时常受台风袭击。在危险面前,每一次我们都是义无返顾地站在第一线与台风搏击。苦涩的海水夹着石沙打在脸上,大家顾不上抹一把,唯一的念头就是如何想法阻止海水涌过江堤。为了把损失减少到最小,我们把抢运集体财产当成首要任务,而自己的柜子、床垫被潮水淹没也没去管它。我们胜利了。洪水能冲垮河堤,但是它冲不垮我们团结的力量。

我们是军人,也是年轻人。1993年,工期告紧,队领导要求我们成立一个青年突击队,负责一个承台的套箱施工。施工技术要求高、难点多的工作对我们入路一年多的复员军人来说,压力也实在是太大了。但我们没有退缩,而是大胆挑起了这份重担。我们非常清楚:这是一副非常重的担子,挑上它,不仅仅是工作量增大。许多工作是以前没有干过的,意味着责任同样重大,但其中包含着组织的信任和期望。面对困难和考验,我们暗暗下定了决心:压力再大也要挺住,担子再重也要挑起,决不辜负组织的重托和期望。

施工一开始,我们各自找准自己的位置,拿出“谁英雄,谁好汉,施工战场比比看”的拼搏精神,脏活重活抢着干,工作上充当多面手,保证了施工的连续性。任务重、工期紧,我们充分发挥各自的潜力,尽量减少施工中因操作失误和组织不好造成的窝工、返工问题,使施工进度大大提高,整个套箱施工作业安全、优质完工,比队里要求的20天工期提前了5天。建桥专业户、铁一局桥梁处的职工们对我们说:了不起,15天下一个套箱,在我们处是没有过的。我们笑了,是成功和欣慰的笑,这些成绩代表着二十多名军人的心血。

几年的筑路生涯,经过工地艰苦的摔打和磨练,我们逐渐成熟了起来。在人生的道路上,我们只是走过短短的一程,我们愿将自己的才智,融进铁路的伟大事业中,奉献我们的青春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无愧于心,无愧于曾经穿过的“橄榄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