奋进70年丨口述历史:天路

点击量:288   2020-08-10   【 】   【 打印 】   【 关闭

原六公司青藏项目书记 林远光 


“在世界屋脊上修建一条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,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壮举”,当时胡锦涛主席曾这样评价青藏铁路。它是一条神奇的铁路,东起青海西宁市,南至西藏拉萨市,全长1956公里,是全球海拔最高和最长的高原铁路。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960公里,多年冻土地段550公里,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。它的修建成功在当时轰动一时,韩红的“天路”红极一时。

所以每当听到“天路”那婉转悠扬的歌声时,我的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飘向那海拔4000多米高的地区。二零零三年我四十又几岁,为了响应国家的政治宣传号召,主动打报告申请去中铁二局六公司所承建的青藏铁路羊八井管段。羊八井地处海拔4300米的唐古拉山脚下,对身体各项机能要求都很严格,所幸在体检中各项指标都符合,我也就如愿来到了青藏线。但是刚到第一天还来不及欣赏它的美丽,高原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:全身瘙痒,呼吸有些困难,到了晚上更是难耐,完全睡不着觉,吸着氧气才能勉强合眼,氧气一断,人立马就清醒了,头一天晚上吸了3袋氧气,还是抵不住脑缺氧造成的兴奋,连续几晚都是如此,白天工作起来却没有丝毫困意。

高原缺氧造成的凶险时刻不在。一次我和葛庭栋经理从局指开会回到项目的途中,走到快一半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头晕、呼吸困难,有明显缺氧症状,但是因为开会匆忙身边没有携带备用氧气袋,见此状我就说:老葛,不行我们掉头返回局指吧,那里的海拔相对低些,但老葛坚持要回项目部,说还要召开施工生产大会,传达局指会议精神,工期紧张,不能拖。鉴于老葛的一再坚持,我只有当机立断让司机快点开,后半程的路上,老葛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,我就在旁边不时的叫老葛、老葛,始终提醒他不能睡,一定坚持住。到了项目部,老葛已经不能动了,全身肌肉僵硬,我们几个人赶紧把他抬到氧气舱,鼻子上吸一瓶氧,在舱内释放一瓶氧气,我们又不断的按摩他的肌肉关节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“抢救”,整个人才缓了过来,也才有了青藏线完工后的亲自站在领奖台上的荣誉加身。

在青藏线修铁路是人与自然不断争斗的一个过程,输了可能就意味着抱憾终身,赢了却更要小心翼翼。由于所处的特殊地理环境,有别于其它国内铁路,沿线生态环境极其脆弱,一旦破坏,难以恢复,甚至不可逆转。因此,我们在施工中,对沿线的草、水、木,都要倍加呵护。在取土场和所有施工管段,都用铁丝网和绿色围栏分隔,严格界定作业区域。同时,为了方便野生动物和藏区放养牛羊自由出入,每隔200米均在隔离栏间留下一个通道。

在桥涵、路基、水沟的施工作业中,严禁对征地超线开挖施工,对征地线内的草皮,安排员工小心移植到没有草的荒地,并指定专人进行修复、养护、料理,待路基施工完毕,又将草皮移植到路基边坡上。桥梁桩基施工中,设立专门处理池,绝不允许钻孔污泥直接排入河流。对施工管段内的垃圾及时组织人员清理,集中拉到指定的地方进行环保处理;对施工中机械废油专门回收,不让一滴废油对青藏线的土壤造成破坏;对施工和驻地附近河流,决不允许员工搓衣洗被,保证河水不受污染。对野生动物的保护,更是严厉有加。2003年6月的一个晚上,葛庭栋带领人员和派出所的干警在对拌合站进行安全检查时,发现提供劳务的藏民捕捉到几只小狐狸,他立刻对藏民进行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、教育,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教,藏民愉快地将小狐狸放归大自然。

从青藏线归来,例行做了一次全身检查,这次检查有七项指标不合格,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心里也早有预料,从青藏线下来的多多少少都带着高原的烙印,随着年龄的增长,有些高原后遗症也越发的明显,常年缺氧造成的脑萎缩,经常会出现短暂性失忆。但每当我回忆起那时那景,心中却没有半分后悔,作为一个工程人,能有幸参与世界上第一条海拔最高、最长的铁路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誉和骄傲。